中國留學生口述:我在紐約經歷“抗疫”

      時間:2020-03-26 08:26:41 來源:搜狐教育-搜狐作者:四川省彭州市

      導讀:本文是由四川省彭州市網友投稿,經過vbscript encode編輯發布關于"中國留學生口述:我在紐約經歷“抗疫”"的內容介紹。

      原標題:中國留學生口述:我在紐約經歷“抗疫”

      據中新網報道,從3月17日的5000余例到現在的破5萬,美國病例在7天內增長了10倍。而在當地時間3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紐約州為新冠肺炎疫情“重大災區”。

      3月25日,在紐約大學上學的中國留學生程琦果向紅星新聞記者講述了他自今年春節以來,從國內前往美國紐約,一路所經歷的疫情之變。

      中國留學生口述:我在紐約經歷“抗疫”

      不久前,程琦果(左一)與朋友在紐約街頭的合影

      ‖1月底‖

      到了紐約 輕松入關無體溫檢測

      1月26日,我從成都直飛洛杉磯再轉機到達紐約,因為當地時間27號學校就要開學了。

      當時準備離開國內時,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有2000例左右,成都30多例。我記得從家里出門去機場時,成都的街頭人數寥寥。走到三環路,很多地方空無一人,這種情景給我帶來了很大的視覺沖擊。

      到了機場,人很少,大家都很安靜,每個人都戴著口罩,我們乘坐的那一班飛機上也是如此。

      因為我長期在美國上學,今年春節是最近5年來,我第一次在國內和家人過。相比以往熱鬧繁華的春節,這次的春節氛圍從沒有遇到過。

      從成都到洛杉磯需要飛行13個小時左右,這是一段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旅程。由于飛行時間長,機上空氣干燥不流通,加上全程戴著口罩,呼吸非常不順暢。

      飛機在洛杉磯落地后,瞬間就是另一番場景。過海關時,陸陸續續有人摘掉口罩,我也取了口罩,雖然還有點神經緊繃,但很快就一切照常了。而且當時美國對所有入境的外國人,沒有什么防御措施,沒有體溫檢測,這也跟當時疫情還沒有在美國蔓延有關系。

      紐約繁華依舊,曼哈頓街區繁忙不息,新聞里很少看到關于疫情的報道……總之,美國當地一切都是正常的。

      ‖2月底-3月初‖

      雖有疫情 生活如常沒人戴口罩

      直到2月底3月初,意大利疫情嚴重起來,確診病例不斷增加,這個時候美國當地新聞媒體才開始報道這個主題。電視新聞關于疫情的報道開始增加。美國非常有名的福西博士在電視上接受采訪,他是個傳染病專家,相當于美國的“鐘南山”。他開始催促美國加快檢測試劑制造,應該檢測更多的人。

      媒體報道中,主要講的是民眾應該怎么防疫,比如勤洗手,人與人保持兩米的距離,但并沒有強調要戴口罩。

      一些民眾開始落實這些防疫措施,我周圍的很多同學開始進門就洗手了,還有人攜帶便攜式酒精洗手液。我所在的紐約大學圖書館開始配備濕紙巾,每層都有,還有洗手液。除此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正常,路上有很多人和車,交通擁堵,沒人戴口罩。

      中國留學生口述:我在紐約經歷“抗疫”

      ↑家人從中國寄來口罩

      3月上旬,意大利疫情加重,美國當地的疫情也開始發展。這時,媒體才高度關注這個病毒,網絡平臺、社交媒體,還有電視臺,基本上打開電視就是這方面的內容。

      但讓人不解的是,媒體依然沒推薦戴口罩,所有人該上街的上街,完全沒有任何防控措施,也沒有人避開人多的地方。周末的時候還是有很多聚會在發生,這種現象讓我難以理解。也許一方面紐約的病例還不多,很多人不當一回事。

      總體而言,當時盡管有疫情,當地的生活還是照常。

      ‖3月中旬‖

      紐約州列為疫情“重大災區”

      學校的課程也照常進行。直到3月9號,學校給所有的學生發送了一封郵件。

      那天是周一,郵件中說從周三(3月11日)開始,課程將轉向網絡遠程學習,11號到13號為過渡階段。

      這是在學校的最后一周,因為緊接的下一周就是美國學生的春假。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放假一周,時間為16號到20號。然后從23號(周一)開始正式上網課。

      按照美國的文化,一般來說,在春假的時候,學生們都會一起去旅游,是一個人流高峰期。我身邊有不少同學都安排了假期,有的甚至計劃了去南美玩,還有的回在其他州和城市的家。

      春假開始的第一天(3月16日),美國國內確診病例已經超過3000例,學校再次發郵件說,在疫情全球化的影響下,為了應對疫情的快速變化,學校整個學期都將改為網上授課的形式。同時,學生需要在3月22號之前搬離宿舍。

      盡管郵件強調了疫情的變化,但因為春假期間,很多同學還是沒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依然沒有改變春假計劃,甚至收到郵件時,他們已經在紐約州之外了。

      中國留學生口述:我在紐約經歷“抗疫”

      紐約大學發出的郵件,提到學校將開始網上授課

      也差不多在這個時間段,美國宣布紐約州為疫情“重大災區”(注:新華社消息,當地時間3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紐約州為新冠肺炎疫情“重大災區”。這是美國總統首次因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宣布重大災區。當日,紐約市確診5151例新冠肺炎病例,死亡病例29例,紐約市長稱紐約市已經成為美國疫情的“震中”。

      總的來說,幾乎是伴隨著學校這前后兩封郵件的發出,疫情才開始成為當地人的主要議題。社交媒體上,占據頭條的新聞都是關于疫情的;一些有話語權的明星開始在網絡平臺發布他們在家的自我隔離情況。

      紐約已成重災區

      然而,一些普通民眾的防護意識還是比較差,基本上沒有人戴口罩。加上紐約市人口密度特別高,很多人不得不出去,所以街上還是有人,因為政府對此并沒有強制要求。

      ‖近幾天‖

      室友外出工作有風險 我搬離住處

      我住的位置在曼哈頓南城,根據我自己的觀察,一周多以前,樓下的公園里,還是有人跑步或進行戶外運動;超市里人頭涌動,顧客不少;哈德遜河上的郵輪,依舊來來往往。只是人們說話的時候,彼此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也會有人戴一次性手套。

      當地時間24號晚上,我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從出門到街頭,再到超市,除了超市收銀員戴口罩,其他人依然沒有,我是唯一一個戴了的。

      一開始我是跟人合租,但我的室友在紐約市區有工作,每天都需要到人流密集的地方去,存在很高的感染風險?;诖?,我10天前搬了出來,住到了一個朋友的閑置房間里,并開始自我隔離。除非要必須采購生活物品,基本上不出門。但社交媒體上還是有很多同學在外面有聚會的,也有做自己事情的,仍沒有進行自我隔離。

      在10天前的搬家過程中,我經過的區域是紐約市的核心區域。當時我打出租車觀察了一下:街頭人來人往,仍是一切正常的狀態。

      我的口罩是3月初我父母從國內給我寄過來的。說起來有些難以理解,這邊政府部門并沒要求戴口罩,街上戴的人也不多,但口罩卻出現了漲價或脫銷的情況,很難買到。

      中國留學生口述:我在紐約經歷“抗疫”

      程琦果開始在家隔離,一次性購買的一周的食物

      最近四五天的情況突然有了變化,公園里的人流比之前少了。但百米內望去,還是能看到10來個人在跑步、散步、遛狗之類的,哈德遜河往返曼哈頓和新澤西州的輪渡開行頻率比之前少了一點,周圍原來的一些摩托艇等水上項目暫時關停。電視里,曼哈頓繁華的街頭人員銳減,逐漸空了起來。

      在自我隔離的這段時間,我白天會看電視、看劇、做作業、上網課……如果要出門的話,會一次性買足一周左右的食物,面包、牛奶、意面、堅果、肉蛋、水果等等,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從經歷國內的疫情到現在經歷紐約的疫情,對我個人來說,也是人生第一次。確實還是感覺到這中間兩地存在一定的差別。

      我現在仍在自我隔離,只要不出門,在紐約重災區,還算比較安全。所以接下來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的出門計劃。

      這邊最晚要到5月底才會放假。如果疫情得不到防控,5月份依然很嚴重的話,有可能會延遲回國。這是我們目前所想的,等安全了再回國。也就是說沒有什么變動,我就待在這里。

      紅星新聞記者 杜玉全 受訪者供圖

      編輯 于曼歌

      責任編輯:

      本文網址:http://www.janebarkley.com/zixun/33985.html

      聲明:本站原創/投稿文章所有權歸都市健康網所有,轉載務必注明來源;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都市健康網立場;如有侵權、違規,可直接反饋本站,我們將會作刪除處理。

      友情鏈接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 :027-51118219

      業務 QQ :1440174575

      投稿郵箱 :1440174575@qq.com